奥斯卡五大“潜规则”:喜剧科幻恐怖片靠边站

2014-07-12 21:47:51来源:时尚网

奥斯卡五大“潜规则”:喜剧科幻恐怖片靠边站

奥斯卡颁奖礼看起来是群贤毕集的地方,实际上"潜规则"也有不少。作为一个电影人,如果你不小心没有遵守游戏规则了,可能会永远与这个万众瞩目的奖项失之交臂。当我们粗略盘算这些奥斯卡的“潜规则”时,也不难发现其中一些颇具吐槽价值的地方。奥斯卡最基本的五大“潜规则”是什么?第85届奥斯卡颁奖典礼日益临近,不妨来一同回顾下吧。

潜规则一:科幻、恐怖玩不转

奥斯卡对科幻片的轻视是首当其冲的。《星球大战》败给《安妮·霍尔》、《E.T外星人》败给《甘地传》、《阿凡达》败给《拆弹部队》正是载入影史的三大著名惨案。而连最佳影片提名都没入围的经典科幻片更是罄竹难书:《第三类接触》、《银翼杀手》、《异形》、《终结者》……甚至09年上映的新版《星际迷航》在奥斯卡将最佳影片提名数扩充到10个之后仍不能入围。

惊悚片同样是奥斯卡嗤之以鼻的类型。被誉为影史上最好的惊悚片《驱魔人》当年在提名10项的情况下仅拿到两个小奖;而大师库布里克的恐怖片名作《闪灵》甚至连一个提名也没拿到。更不必说美国经典恐怖系列《猛鬼街》、《月光光心慌慌》和一票活死人电影了,它们的主创估计对奥斯卡想都不敢想。

好莱坞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起设立了一个有别于奥斯卡奖的“土星奖”,而后者的英文全称直译过来便是“由科幻、奇幻及恐怖电影学院(Academy of Science Fiction, Fantasy and Horror Films)颁发的奖项”。这样一来,土星奖负责肯定的类型片,奥斯卡便不那么感兴趣了。比如那三部影史上最著名的三部科幻片:《星球大战》、《E.T外星人》和《阿凡达》都是当年土星奖的最佳影片。另外科幻片与惊悚片一般意义上的艺术成分较低。这两个类型的电影均需要依靠强大的技术团队作业:一部科幻片的成功往往有很大程度上对新技术的运用和普及,比如《星球大战》尝试了当时最先进的环绕声系统;而《阿凡达》则在世界范围内引领了3D技术热潮……这些"新鲜玩意儿"都是年龄偏大的奥斯卡评委根本提不起兴趣的:截止到目前还没有任何一部全面运用动作捕捉技术的电影(《指环王3》的部分角色为捕捉+CG动画)、IMAX格式电影或3D电影拿到过奥斯卡的重要奖项。何况奥斯卡每年都有颁发科学与技术奖,很多评委认为在那个奖上肯定某部影片的技术和技师就已经足够了。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更多依赖特效和化妆的恐怖片上。恐怖片名导大卫·柯南伯格的作品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拿过奥斯卡最佳化妆奖,但他自己至今连一个奥斯卡提名也没有。

潜规则二:喜剧演员基本悲剧

大洋彼岸的诸位喜剧演员一定羡慕身在港岛的周星驰。虽然后者经常调侃自己只是个“死跑龙套的”,但他能在香港这一亩三分地的“金像奖”里凭借两部无厘头喜剧片既拿影帝又拿导演奖,还可以在最佳影片的角逐中用一个《功夫》就轻松踹飞王家卫、杜琪峰这样的顶级大导演。这种事情如果发生在彼岸的“金像奖”上,就相当于本·斯蒂勒凭借《热带惊雷》击败了大卫·芬奇、克里斯托弗·诺兰横扫奥斯卡,只需想一想就是个比任何喜剧都荒诞的事儿。上古时期喜剧界的"一代宗师"查理·卓别林都没能拿到奥斯卡的任何重要奖项,可想而知学院对于喜剧类型和喜剧表演的轻视。

杰克·莱蒙是为数不多喜剧演员出身的奥斯卡获奖者。即便如此,相比其他笑星同行,杰克·莱蒙已然无比幸运,但当他形容自己相隔18年才获得第二个奥斯卡奖时仍然倍感心酸。而同样是两任影帝,杰克·莱蒙却对他亲自教导过的后生凯文·史派西无比羡慕——因为凯文·史派西作为非喜剧演员获得与杰克·莱蒙同样的成就仅仅用了四年。

潜规则三:青年才俊肯定没戏

今年未能入围奥斯卡最佳导演奖提名的少才本·阿弗莱克在拿到金球奖时,颇有指向性地提了一句在奥斯卡、金球奖双双出局的导演保罗·托马斯·安德森,小本形容后者为“当世奥森·威尔斯”。这个形容一方面肯定了安德森的导演天赋,一方面也为后者连年得不到与其水平相符的奖项肯定而鸣冤。要知道处女作即奉上“影史最佳影片”《公民凯恩》的奥森·威尔斯是终身未能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他的作品甚至从未进入过“奥斯卡最佳影片”的提名名单。几乎从那时起,奥斯卡对如奥森·威尔斯般年少成名的电影人就开始有意无意打压。即便如斯皮尔伯格、马丁·西科塞斯这样如今的"宗师级"导演在佳作频出的年代,也都曾屡遭奥斯卡的打击。《E.T外星人》曾在票房口碑双双爆棚的情况下意外输给了《甘地传》,成为很多人眼里的"奥斯卡最大冤案";而他几年后反映种族及女权题材的电影《紫色》在拿到11项提名的情况下竟然一奖未得,至今保持着奥斯卡历史上“最多提名电影0获奖”的尴尬纪录。而等到《辛德勒名单》终于获奖时,当时已年近半百的斯皮尔伯格不禁潸然泪下。斯皮尔伯格的挚友马丁·西科塞斯更为艰辛的奥斯卡征途早已无需多言。他在65岁高龄凭《无间行者》拿下最佳导演奖时已经是第8次提名,这还不包括他没被有眼无珠的奥斯卡评委提名最佳导演的那部《出租车司机》。

可能是平均年龄在60岁以上的"退休老干部"们看不惯比自己儿子年龄还小的人获得奥斯卡肯定吧,当下的奥斯卡对青年才俊们的打压实在是有增无减。正值创作巅峰期的克里斯托弗·诺兰至今连一个导演奖提名都没拿过。而昆汀·塔伦蒂诺、达伦·阿伦诺夫斯基、保罗·托马斯·安德森、韦斯·安德森这些已逐渐步入中年的导演,还在等待着他们人生的第一个奥斯卡导演奖。谁是下一个马丁·西科塞斯?谁又会成为终身抱憾的奥森·威尔斯呢?

潜规则四:非本土影人机会少

美国总统奥巴马连任也并不能掩盖美国主流社会对外国文化和有色裔雇工的排斥。仅就奥斯卡来说,这种或多或少的歧视都是显而易见的。“西德尼·波拉克、托尼·理查德森、约翰·G·艾维尔森、弗雷德·金尼曼”这四个名字有多少影迷耳熟能详?无论你知晓与否,他们便是曾在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中分别击败“黑泽明、费里尼、伯格曼、安东尼奥尼”四位大师的导演。这当然不能说前面四位导演的获奖作品就一定不好,只是大师们全部凭借外语片参与角逐总是给人一种“打客场”的感觉。截止到目前,没有任何一个导演可以凭借一部纯粹的外语片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或最佳影片奖。上届获奖者《艺术家》虽然出品方是法国公司且电影是由法籍主创拍摄完成,但它的默片字幕和少量对白全部为英语,其故事背景也是在美国好莱坞,才能讨得奥斯卡评委的喜爱。

演员方面,肤色是阻碍一个人是否能得到奥斯卡褒奖的重要指标。虽然黑人演员近些年来逐渐开始获得与他们对好莱坞贡献相同分量的奖项,但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黑人演员也都受到过不小轻视。比如直到奥斯卡成立的第73个年头,才有黑人女演员获得影后的殊荣,以至于获奖者哈莉·贝瑞一上台便失声哭诉道:“我们为此等待了几十年!”更可想而知拉丁裔和亚裔演员演员的地位有多低下了。曾分别在单届奥斯卡横扫9项及8项大奖的《末代皇帝》和《贫民窟的百万富翁》都未曾拿到过任何表演奖提名,这种情况在“横扫奥斯卡”的其它获奖电影中极为罕见,只因那两部电影的主要角色几乎都是由华人和印度人担当。我相信看过《末代皇帝》的影迷一定对陈冲的表演印象深刻。很多评论认为,若是一个白人演员有她这般表演水平去饰演这样分量很重的角色,拿到一个表演奖提名将是毫无悬念的。

类似情况还出现在了“最接近奥斯卡影后提名的华人演员”章子怡身上。她曾凭借斯皮尔伯格制片的电影《艺伎回忆录》入围了金球奖、英国奥斯卡以及美国演员工会奖的影后提名名单,却最终在奥斯卡的提名环节意外落选。至今,奥斯卡的帝后提名之门仍拒绝向任何亚裔演员敞开。

潜规则五:欧洲爱的我不爱

曾有媒体问过凭《贫民窟的百万富翁》拿到奥斯卡的丹尼·保尔有什么获奖秘诀,这位伦敦奥运会开幕式导演爽快地回了一句:“秘诀是拍片之前别去琢磨奥斯卡的品味!”的确,很多时候你都难以搞清楚这帮平均年龄接近古稀的奥斯卡评委究竟在想什么。比如有时他们会因为某部影片受到欧洲电影节的青睐而选择对它有意忽视。比如科波拉曾经在五年拍摄的两部金棕榈获奖影片《对话》和《现代启示录》在奥斯卡奖上都只是拿到了一些无关痛痒的技术奖,与他凭借前两部《教父》在颁奖礼上的风光场面相去甚远。而一旦和好莱坞对着干的独立电影再获欧洲电影节肯定,导演们就更别想在奥斯卡上有所作为了。科恩兄弟的杰作《巴顿·芬克》当年在戛纳颁奖礼上破天荒的在拿到金棕榈之前还拿了最佳导演奖和最佳男主角奖(A类电影节一般情况下不会给获最高荣誉奖的影片更多奖项);结果等科恩兄弟载誉返美之后,奥斯卡“报复性”地没给《巴顿·芬克》在编剧、导演和影片奖方面的任何提名。而中国影迷熟知的"《撞车》顶翻《断臂山》"的大冷门也是在后者拿到威尼斯金狮奖的背景下才发生的,而李安94年的《理智与情感》也是在拿到金熊奖之后最终折戟奥斯卡。

当然,奥斯卡也有它的可爱一面。比如凡在欧洲三大电影节失意的电影又会悄然成为我方的潜力股。奥利佛·斯通的代表作《野战排》当年强势杀入西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在影片质量高出其它影片一个档次的情况下惨遭苏联政府施压而最终无缘金熊奖。然而海外失意的《野战排》在奥斯卡奖的角逐中却轻松问鼎了奥斯卡最佳影片及最佳导演,成就了名导奥利佛·斯通电影生涯的第一个辉煌。之前提到的科恩兄弟于07年携新作《老无所依》去曾对他们分外慷慨的戛纳影节时,曾意外落得颗粒无收的下场。而翌年的奥斯卡奖就像是决心要为此鸣不平一样,颇为意外地褒奖了这部黑色暴力的独立电影。长久以来,获得欧洲三大电影节最高荣誉奖的电影与"奥斯卡最佳影片"仅仅维持在一部:分别是同时获得戛纳金棕榈和奥斯卡的《马蒂》,同时获得柏林金熊和奥斯卡的《雨人》,以及同时获得威尼斯金狮和奥斯卡的《哈姆雷特》(1984年版)。奥斯卡与欧洲审美的差异化路线选择仍在继续……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
·您若对稿件处理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立即与LadyNest女人窝(www.ladynest.com)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本文地址:http://www.ladynest.com/ent/yule/451.html
·上篇文章:盘点男人和狗的十部经典电影
·下篇文章:迄今为止10部预言最准的科幻电影

首页 > 娱乐 > 娱乐前沿 > 正文

奥斯卡五大“潜规则”:喜剧科幻恐怖片靠边站

2014-07-12 21:47:51来源:腾讯娱乐

奥斯卡五大“潜规则”:喜剧科幻恐怖片靠边站

奥斯卡颁奖礼看起来是群贤毕集的地方,实际上"潜规则"也有不少。作为一个电影人,如果你不小心没有遵守游戏规则了,可能会永远与这个万众瞩目的奖项失之交臂。当我们粗略盘算这些奥斯卡的“潜规则”时,也不难发现其中一些颇具吐槽价值的地方。奥斯卡最基本的五大“潜规则”是什么?第85届奥斯卡颁奖典礼日益临近,不妨来一同回顾下吧。

潜规则一:科幻、恐怖玩不转

奥斯卡对科幻片的轻视是首当其冲的。《星球大战》败给《安妮·霍尔》、《E.T外星人》败给《甘地传》、《阿凡达》败给《拆弹部队》正是载入影史的三大著名惨案。而连最佳影片提名都没入围的经典科幻片更是罄竹难书:《第三类接触》、《银翼杀手》、《异形》、《终结者》……甚至09年上映的新版《星际迷航》在奥斯卡将最佳影片提名数扩充到10个之后仍不能入围。

惊悚片同样是奥斯卡嗤之以鼻的类型。被誉为影史上最好的惊悚片《驱魔人》当年在提名10项的情况下仅拿到两个小奖;而大师库布里克的恐怖片名作《闪灵》甚至连一个提名也没拿到。更不必说美国经典恐怖系列《猛鬼街》、《月光光心慌慌》和一票活死人电影了,它们的主创估计对奥斯卡想都不敢想。

好莱坞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起设立了一个有别于奥斯卡奖的“土星奖”,而后者的英文全称直译过来便是“由科幻、奇幻及恐怖电影学院(Academy of Science Fiction, Fantasy and Horror Films)颁发的奖项”。这样一来,土星奖负责肯定的类型片,奥斯卡便不那么感兴趣了。比如那三部影史上最著名的三部科幻片:《星球大战》、《E.T外星人》和《阿凡达》都是当年土星奖的最佳影片。另外科幻片与惊悚片一般意义上的艺术成分较低。这两个类型的电影均需要依靠强大的技术团队作业:一部科幻片的成功往往有很大程度上对新技术的运用和普及,比如《星球大战》尝试了当时最先进的环绕声系统;而《阿凡达》则在世界范围内引领了3D技术热潮……这些"新鲜玩意儿"都是年龄偏大的奥斯卡评委根本提不起兴趣的:截止到目前还没有任何一部全面运用动作捕捉技术的电影(《指环王3》的部分角色为捕捉+CG动画)、IMAX格式电影或3D电影拿到过奥斯卡的重要奖项。何况奥斯卡每年都有颁发科学与技术奖,很多评委认为在那个奖上肯定某部影片的技术和技师就已经足够了。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更多依赖特效和化妆的恐怖片上。恐怖片名导大卫·柯南伯格的作品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拿过奥斯卡最佳化妆奖,但他自己至今连一个奥斯卡提名也没有。

潜规则二:喜剧演员基本悲剧

大洋彼岸的诸位喜剧演员一定羡慕身在港岛的周星驰。虽然后者经常调侃自己只是个“死跑龙套的”,但他能在香港这一亩三分地的“金像奖”里凭借两部无厘头喜剧片既拿影帝又拿导演奖,还可以在最佳影片的角逐中用一个《功夫》就轻松踹飞王家卫、杜琪峰这样的顶级大导演。这种事情如果发生在彼岸的“金像奖”上,就相当于本·斯蒂勒凭借《热带惊雷》击败了大卫·芬奇、克里斯托弗·诺兰横扫奥斯卡,只需想一想就是个比任何喜剧都荒诞的事儿。上古时期喜剧界的"一代宗师"查理·卓别林都没能拿到奥斯卡的任何重要奖项,可想而知学院对于喜剧类型和喜剧表演的轻视。

杰克·莱蒙是为数不多喜剧演员出身的奥斯卡获奖者。即便如此,相比其他笑星同行,杰克·莱蒙已然无比幸运,但当他形容自己相隔18年才获得第二个奥斯卡奖时仍然倍感心酸。而同样是两任影帝,杰克·莱蒙却对他亲自教导过的后生凯文·史派西无比羡慕——因为凯文·史派西作为非喜剧演员获得与杰克·莱蒙同样的成就仅仅用了四年。

潜规则三:青年才俊肯定没戏

今年未能入围奥斯卡最佳导演奖提名的少才本·阿弗莱克在拿到金球奖时,颇有指向性地提了一句在奥斯卡、金球奖双双出局的导演保罗·托马斯·安德森,小本形容后者为“当世奥森·威尔斯”。这个形容一方面肯定了安德森的导演天赋,一方面也为后者连年得不到与其水平相符的奖项肯定而鸣冤。要知道处女作即奉上“影史最佳影片”《公民凯恩》的奥森·威尔斯是终身未能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他的作品甚至从未进入过“奥斯卡最佳影片”的提名名单。几乎从那时起,奥斯卡对如奥森·威尔斯般年少成名的电影人就开始有意无意打压。即便如斯皮尔伯格、马丁·西科塞斯这样如今的"宗师级"导演在佳作频出的年代,也都曾屡遭奥斯卡的打击。《E.T外星人》曾在票房口碑双双爆棚的情况下意外输给了《甘地传》,成为很多人眼里的"奥斯卡最大冤案";而他几年后反映种族及女权题材的电影《紫色》在拿到11项提名的情况下竟然一奖未得,至今保持着奥斯卡历史上“最多提名电影0获奖”的尴尬纪录。而等到《辛德勒名单》终于获奖时,当时已年近半百的斯皮尔伯格不禁潸然泪下。斯皮尔伯格的挚友马丁·西科塞斯更为艰辛的奥斯卡征途早已无需多言。他在65岁高龄凭《无间行者》拿下最佳导演奖时已经是第8次提名,这还不包括他没被有眼无珠的奥斯卡评委提名最佳导演的那部《出租车司机》。

可能是平均年龄在60岁以上的"退休老干部"们看不惯比自己儿子年龄还小的人获得奥斯卡肯定吧,当下的奥斯卡对青年才俊们的打压实在是有增无减。正值创作巅峰期的克里斯托弗·诺兰至今连一个导演奖提名都没拿过。而昆汀·塔伦蒂诺、达伦·阿伦诺夫斯基、保罗·托马斯·安德森、韦斯·安德森这些已逐渐步入中年的导演,还在等待着他们人生的第一个奥斯卡导演奖。谁是下一个马丁·西科塞斯?谁又会成为终身抱憾的奥森·威尔斯呢?

潜规则四:非本土影人机会少

美国总统奥巴马连任也并不能掩盖美国主流社会对外国文化和有色裔雇工的排斥。仅就奥斯卡来说,这种或多或少的歧视都是显而易见的。“西德尼·波拉克、托尼·理查德森、约翰·G·艾维尔森、弗雷德·金尼曼”这四个名字有多少影迷耳熟能详?无论你知晓与否,他们便是曾在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中分别击败“黑泽明、费里尼、伯格曼、安东尼奥尼”四位大师的导演。这当然不能说前面四位导演的获奖作品就一定不好,只是大师们全部凭借外语片参与角逐总是给人一种“打客场”的感觉。截止到目前,没有任何一个导演可以凭借一部纯粹的外语片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或最佳影片奖。上届获奖者《艺术家》虽然出品方是法国公司且电影是由法籍主创拍摄完成,但它的默片字幕和少量对白全部为英语,其故事背景也是在美国好莱坞,才能讨得奥斯卡评委的喜爱。

演员方面,肤色是阻碍一个人是否能得到奥斯卡褒奖的重要指标。虽然黑人演员近些年来逐渐开始获得与他们对好莱坞贡献相同分量的奖项,但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黑人演员也都受到过不小轻视。比如直到奥斯卡成立的第73个年头,才有黑人女演员获得影后的殊荣,以至于获奖者哈莉·贝瑞一上台便失声哭诉道:“我们为此等待了几十年!”更可想而知拉丁裔和亚裔演员演员的地位有多低下了。曾分别在单届奥斯卡横扫9项及8项大奖的《末代皇帝》和《贫民窟的百万富翁》都未曾拿到过任何表演奖提名,这种情况在“横扫奥斯卡”的其它获奖电影中极为罕见,只因那两部电影的主要角色几乎都是由华人和印度人担当。我相信看过《末代皇帝》的影迷一定对陈冲的表演印象深刻。很多评论认为,若是一个白人演员有她这般表演水平去饰演这样分量很重的角色,拿到一个表演奖提名将是毫无悬念的。

类似情况还出现在了“最接近奥斯卡影后提名的华人演员”章子怡身上。她曾凭借斯皮尔伯格制片的电影《艺伎回忆录》入围了金球奖、英国奥斯卡以及美国演员工会奖的影后提名名单,却最终在奥斯卡的提名环节意外落选。至今,奥斯卡的帝后提名之门仍拒绝向任何亚裔演员敞开。

潜规则五:欧洲爱的我不爱

曾有媒体问过凭《贫民窟的百万富翁》拿到奥斯卡的丹尼·保尔有什么获奖秘诀,这位伦敦奥运会开幕式导演爽快地回了一句:“秘诀是拍片之前别去琢磨奥斯卡的品味!”的确,很多时候你都难以搞清楚这帮平均年龄接近古稀的奥斯卡评委究竟在想什么。比如有时他们会因为某部影片受到欧洲电影节的青睐而选择对它有意忽视。比如科波拉曾经在五年拍摄的两部金棕榈获奖影片《对话》和《现代启示录》在奥斯卡奖上都只是拿到了一些无关痛痒的技术奖,与他凭借前两部《教父》在颁奖礼上的风光场面相去甚远。而一旦和好莱坞对着干的独立电影再获欧洲电影节肯定,导演们就更别想在奥斯卡上有所作为了。科恩兄弟的杰作《巴顿·芬克》当年在戛纳颁奖礼上破天荒的在拿到金棕榈之前还拿了最佳导演奖和最佳男主角奖(A类电影节一般情况下不会给获最高荣誉奖的影片更多奖项);结果等科恩兄弟载誉返美之后,奥斯卡“报复性”地没给《巴顿·芬克》在编剧、导演和影片奖方面的任何提名。而中国影迷熟知的"《撞车》顶翻《断臂山》"的大冷门也是在后者拿到威尼斯金狮奖的背景下才发生的,而李安94年的《理智与情感》也是在拿到金熊奖之后最终折戟奥斯卡。

当然,奥斯卡也有它的可爱一面。比如凡在欧洲三大电影节失意的电影又会悄然成为我方的潜力股。奥利佛·斯通的代表作《野战排》当年强势杀入西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在影片质量高出其它影片一个档次的情况下惨遭苏联政府施压而最终无缘金熊奖。然而海外失意的《野战排》在奥斯卡奖的角逐中却轻松问鼎了奥斯卡最佳影片及最佳导演,成就了名导奥利佛·斯通电影生涯的第一个辉煌。之前提到的科恩兄弟于07年携新作《老无所依》去曾对他们分外慷慨的戛纳影节时,曾意外落得颗粒无收的下场。而翌年的奥斯卡奖就像是决心要为此鸣不平一样,颇为意外地褒奖了这部黑色暴力的独立电影。长久以来,获得欧洲三大电影节最高荣誉奖的电影与"奥斯卡最佳影片"仅仅维持在一部:分别是同时获得戛纳金棕榈和奥斯卡的《马蒂》,同时获得柏林金熊和奥斯卡的《雨人》,以及同时获得威尼斯金狮和奥斯卡的《哈姆雷特》(1984年版)。奥斯卡与欧洲审美的差异化路线选择仍在继续……

相关文章